国会山、联邦建筑物降半旗,悼念215名前寄宿学校原住民儿童

在加拿大卑诗省坎卢普斯(Kamloops)的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了 215 名儿童的遗骸后,为了悼念失去生命的215名儿童,并悼念所有没能回家的原住民儿童,纪念那些幸存者和这些儿童的家庭,总理特鲁多要求国会山和平塔上和所有联邦建筑物上的国旗降半旗。他说:“(5月28日)在坎卢普斯以前的“印第安人寄宿学校”地点发现遗骸的消息令我心碎——这再次让人们回忆起我们国家历史上黑暗而可耻的一页。我在思虑所有因为这件令人不安的消息而受到冲击的人们。我们将与你们同在,为你们服务。”

 

这一事件在加拿大全国引起强烈震动。加拿大国会山前,人们摆上孩子的鞋和玩具,以悼念在前坎卢普斯寄宿学校被埋的215名原住民儿童。

坎卢普斯•塞维潘克的首领罗珊·卡西米尔(Rosanne Casimir)上周五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 CBC 的采访时说:象征性姿态,不足以处理这一悲剧,联邦政府对这场悲剧表示善意和支持是一件好事,… 但联邦政府对 坎卢普斯•塞维潘克 以及所有受到影响的社区和家庭都负有重要责任。

 

寄宿学校是当年殖民政策的一部分,这种政策曾从原住民社区夺走原住民儿童。数以千计的原住民孩子被送到寄宿学校,很多再也没能回家。学校里的孩子们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损失。

特鲁多表示将一如既往坚定支持受害者的家庭、幸存者以及相关社区,并悼念那些丧生的无辜生命,还将采取行动回应“加拿大真相及民族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of Canada)的行动呼吁第72-76条。

加拿大于 5 月 30日开始在全国降半旗,进行悼念。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27日晚上,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坎卢普斯•塞维潘克(Tk’emlups te Secwépemc)第一民族宣布,在坎卢普斯镇附近一所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旧址内发现215具孩童遗骸。

坎卢普斯 塞维潘克第一民族酋长罗珊娜•卡斯米尔(Rossanne Casimir)在声明中说:“这个周末,在地面雷达探测专家的帮助下,初步调查结果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我们确认了215名坎卢普斯印第安人寄宿学校学生的遗体。据我们所知,这些失踪儿童并没有被登记为死亡人员。”

这些孩童有些年仅3岁,但他们死亡的原因和时间尚不清楚。卡斯米尔表示,“在这种时候,我们有很多问题得不到解答。”

此次事件还只是对这所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的首个初步调查结果。根据坎卢普斯•塞维潘克第一民族的声明,他们将继续对该校旧址开展调查和探测,其他初步调查结果预计将于6月中旬公布。

坎卢普斯印第安人寄宿学校于1890年在罗马天主教会领导下成立,1978年关闭,是加拿大各地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系统的一部分,其目的在于强行同化原住民儿童。这些寄宿学校将原住民儿童从家中和社区带走,禁止他们讲母语或进行文化活动,违反规定的原住民儿童往往会遭到残酷的虐待。

加拿大和解与真相委员会在对此类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的调查文件中指出,这些由加拿大政府资助的学校实质是在进行“文化种族灭绝”,目的是彻底摧毁原住民的文化和语言,“同化”这些民族使他们“不再作为不同的民族存在”,从而摆脱对原住民的法律和财政义务并夺取其拥有的土地和资源。

据英国《卫报》报道,在提交给该委员会的文件中,前坎卢普斯学生描述了该校的恶劣条件。上世纪20年代就读的乔治 曼努埃尔(George Manuel)说:“每个印第安学生都散发着饥饿的味道,学校冬天寒冷且不卫生。”

该文件还提到,学生们经历过麻疹、肺结核、流感和其他传染病的爆发,许多人因此死亡。如1935年一份关于该校麻疹死亡的报告就显示,“该校285名学生住在5间宿舍里,非常拥挤。当流行病暴发时,在这种住宿条件下,病人和接触者无法进行恰当的隔离。”

类似的情况在加拿大各地的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普遍存在。加拿大和解与真相委员会2015年的调查报告显示,自19世纪40年代起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有至少15万名印第安人儿童被强制送入此类寄宿学校,大多数人都曾遭受过可怕的身体虐待、强奸、强迫劳动和其他暴行。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2008年的一篇报道中还提到,有相关文件显示,部分印第安人寄宿学校在加拿大政府知情的情况下,故意对原住民儿童进行所谓的“营养实验”。此类实验迫使受试儿童维持饥饿状态,再给予或不给予他们维生素或某些食物,以进行对照实验研究“营养补充的效果”。

而这些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的“同化教育”往往也是毁灭性的。CBC称,绝大多数从这些学校走出来的原住民儿童在回到保留地后,根本无法融入故乡的文化,学校糟糕的“技能教育”也使得他们既无法帮助父母,也很难在城市里找到工作。

残酷的虐待行为更是造成大量原住民儿童死亡。加拿大和解与真相委员会表示,已确认至少4100名儿童在这些寄宿学校里死亡。由于相关文件和资料有不少已经损坏损毁,可能还存在大量未被发现的死者。路透社指出,此次发现的215名死者很可能就没有包含在死亡数字内,直到遗骸被发现之前,他们可能一直都不存在于记录之中。

加拿大联邦国会议员于本周五通过一项立法,设立一个全国性的“真理与和解日”(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Day)。

这项Bill C-5法案在国会辩论中获得议员们的一致同意,将快速通过并提交参议院。

法案将设立一个新的法定假日,以纪念原住民寄宿学校的受害者和幸存者。

早在2017年,联邦新民主党曾提出一项类似的法案,但两年后在参议院失败了。

新的法定假日定在9月30日,适用于联邦政府监管的工作人员

就在前一天,卑诗省的原住民证实,在坎卢普斯(Kamloops)一所前寄宿学校的旧址内埋有215具儿童的遗骸,这些遗骸都被埋在无名坟墓中。大部分死者都没有身份,现正与皇家博物馆合作翻查资料,进行确认。

基督教会和联邦政府在19世纪80年代创办了寄宿学校,并维持了一个多世纪,试图改变和同化原住民儿童。他们在寄宿学校遭受了广泛的身体和性虐待。成千上万的人死于其中。加拿大最后一间寄宿学校在萨省的Punnichy,于1996年关闭。

C-5法案的发起人、文化部长Steven Guilbeault将法案通过与Tk’emulps te Secwepemc“第一民族”发现的无名坟墓联系起来。

第一民族议会(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全国主席Perry Bellegarde在周五早些时候表示,“今天将是通过C-5法案的完美日子”,他呼吁联邦领导人这样做,并在法案通过后感谢议员们。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原住民孩子在寄宿学校上学期间死亡或失踪,估计加拿大各地有数千个没有坟墓标记的地方埋葬着死于寄宿学校的原住民儿童,原住民仍将面对过去加拿大种族灭绝政策和根深蒂固的殖民制度留下的创痛。

在周五的三读辩论中,绿党议员Jenica Atwin将殖民主义的残余和原住民当前面临的无数挑战直接联系。她哭着说道,C-5号法案将有助于人们认识到“过去的恐怖”。

原住民服务部长Marc Miller表示,这项立法标志着我们迈出了一步,纠正过去与住宿学校系统有关的错误。他认为,住宿学校系统是“由殖民主义产生,由系统性种族主义推动的国家悲剧”。

本网综合新闻